中国新歌声青阳

[回眸青阳] 摘自《回眸青阳》---“金钱”诱我苦登山 九华传说真神奇

[复制链接] 1
回复
236
查看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1
跳转到指定楼层
发表于 2018-12-6 10:43 | 只看该作者 |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
“金钱”诱我苦登山  九华传说真神奇


朱德奎

(一)

恕我先撇清,此“金钱”者非孔方兄也,它是一种古老而珍稀的树---金钱柳。 多少年来,为了寻找金钱柳而无缘,令我郁郁然,戚戚焉,这得从诗仙李白说起。

喜欢李白,没有理由,就是喜欢而已。喜欢李白就会自觉不自觉地关注他,关注他的每一首诗,每一个或真或假的故事传说、奇闻逸事,哪怕明明知道是野史的忽悠,还是喜欢,没办法,不可救药。就如刘德华的一些女粉们,哪怕是隔空传来袅袅几缕乐音,都会被撩得寝食难安,心醉欲死。

李白、九华山、金钱柳之间的野狐禅算是其中之一。


(二)

我蒙童之时就盲读李太白,很久之前就心仪九华山,几乎同时就迷上金钱柳。

我在《诗山敬亭》一文中感慨道:特佩服诗仙太白。在一千多年前的盛唐,山高水远,舟车不利,资讯闭塞,李白他老人家怎么就那么牛?仿佛哪里都有汪伦们随时在候着他的大驾光临,而且食宿安排妥帖。他好像从不需要描着银子,只要背着干粮,至于水嘛,不需要我们担心,那时候随便哪条沟里的水,都是绝对一级饮用水,肯定能捧起来就喝。几句顺口溜就成千古绝唱,几首即景诗就能换来高接远送。难道,这就是文化的魅力和文学的亲和力?总之,人家诗仙有诗就有酒,有酒就有诗,诗酒人生,口吐莲花,风月无边,思接千古。“敏捷诗千首,飘零酒一杯”(杜甫吟李白), 这就是诗仙李白一生 最好的写照。

李白曾经三上九华山。第一次是749年,那时九华山还叫九子山,他和他的两个朋友游览九子山雪景,喝了酒一时兴起,唱和了一首诗:


妙有分二气,灵山开九华。(李白)
层标遏迟日,半壁明朝霞。(高霁)
积雪躍阴壑,飞流献阳崖。(韦权輿)
青莹玉树色,缥缈羽人家。(李白)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---(改九子山为 九华山联句·并序》

正是这首诗,就轻易把九子山改成了今天的九华山。好在那时候也没有地名管委会,更不需要民政部门审批。当年的九子山应该是释道同山,且以道教为盛。饮中八仙之的幸白,看到的当然是具有道家风范的海内“第三十九福地”,所以谓之“羽人家”。其实,早在三十年前的719年,新罗国王的近亲金乔觉已经渡海来到了大唐,卓锡于九子山,弘扬佛法。这是题外话。

第二次来,更是了不得。这一次,诗仙来到九华山的神光岭下盘坐于月牙泉畔,边饮酒边写首感谢老友 、任青用县令韦权典的诗。他随身带着一藤杖 ,藤杖上系着酒葫芦,还有一小袋"XX通宝”---虽然诗能换酒,但有时候也得象征性地表示一下埋单的意思是吧?诗仙在写诗之前,随手就把那根藤杖插在月牙泉边。太白先生当年曾经有倚马草檄之才,此时更是文思泉涌,诗兴云飞,敬、欢、敬,一篇绝世住作。临泉立就:


昔在九江上,遥望九华峰。
天河挂绿水,秀出九芙蓉。
我欲一挥手,谁人可相从?
君为东道主,于此卧云松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---《望九华赠青阳韦仲堪》

诗成,太白先生乘兴高歌,敞怀长啸,山谷回响、流云驻足,连凄凄哀鸣的叮当鸟也忍泣噤声。太自先生吟装此诗、去寻他的藤杖,哪里还有踪迹?只见月牙泉边,一颗碗口粗的柳树冉冉蹿生,细枝之上还挂着一串串铜钱。原来,太自先生的藤杖,随他风雨兼程,南北悠游,得天地之灵气,摄目月之精华,参九华之佛性,结禅家之普缘,化为一颗郁郁葱葱的大树。太白先生正在琢磨这事呢,树上的果实纷纷落地,似颗颗铜钱,熠熠生辉。诗仙捡起一捧捧大钱,兴奋异常,连连惊呼:“我有换酒钱啦,我有换酒钱啦!”这时候,诗仙的心里,可能充盈着士豪的底气,今后看谁还敢说俺到处蹭酒喝!不光是地上铺满了铜钱,就连月牙泉底的沙子,也变成了金光闪闪的金沙。太白先生蘸着砚里的余墨,在泉边的大石上,潇洒地挥笔留下“金沙泉”三个大字。那酒葫芦里的残酒,洒进了月牙泉里,千年以后的今天,你只要用心去闻,仿佛还能嗅到大唐的酒香。据传,古人在这里曾留下一联:


树挂金币,诗仙杖头出酒钱;
酒滴金沙,太白遗风醉九华。

后来,九华山上就有了三宝:金钱柳、娃娃鱼、叮当鸟。

可能是我的佛缘太浅,慧根不深,虽“久有凌云志”想上九华山,但是三十多年间,数次从九华山下擦边而过,就是无缘登临。想寻诗仙旧迹,想拜谒的金钱神树,自然就成了梦中的意向。


(三)

金钱柳,别名“青钱柳”是生长在云贵高原深山里的一种珍稀树种,其他地方并不多见。有资料载,九华山上也就12棵,近年,有林业专家在湖南深山老林里,发现了一株500多岁的金钱柳,还成为新间,足见其珍稀。每当阳春三月,金钱柳开出嫩绿的花儿,花单性,雌唯同株,果荚呈扁圆形带盘状翅,乍看似花瓣,船瓣相叠,从树下往上看,极似一串串青钱挂满树冠,故亦称为“青钱柳”;果荚成熟时,呈金黄色,所以也有人叫它为“金钱柳”;还有人更愿意叫它“摇钱树”,其实,这是张冠李戴---摇钱树是另外一种玩意儿。

这些年,老来赋闲,我喜欢亲近自然,尤其喜欢探寻一些古树名木,研究它们的前世今生,因此,经常穿行于大别山的沟沟岭岭,随处打听,但很少有关于金钱柳的信息。今年春天,到金寨县沙河乡的西河,去寻觅“柳树结樱桃”的奇景,偶遇大山里的诗人熊炳凤,当听说我在苦苦寻找金钱柳时,她眼睛一亮:“嗨,你不早说,我家山上就有。”我一听,自然大喜过望,立马兴奋起来,真是“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”!


(四)

熊炳凤的老公汪如亮先生,热情地向我们介绍有关金钱柳的知识,并且说,他们家的那些金钱柳还不算太大,离他家不远处还有一棵古老的金钱柳。只是山高坡陡,无路可走,得慢慢攀缘而上。“你们行吗?”他向我们投来疑惑的眼神。我连忙说,没问题,你行我们就行!

他热情担任向导,我们一行从康王岭下出发,过老鸹岭,来到一座大山下站在横河岸边举目仰望,一座脸峻的山岭与老鸹岭并肩雄峙,满山苍翠,郁郁葱葱。只是在山的中间,裸露着硕大无朋的一大片花岗岩,圆圆的向上凸起,寸草不生。看到此情此景,我的脑子里,立马蹦出句“大肚能容天下难容之事”来,对,这山就叫“罗汉肚”。

汪如亮的朋友陈庆华家就住在罗汉肚山脚下,他在山上办了个规模不小的养羊合作社,几百只山羊散放在林间,山林里不时传出头羊的铃铛声和羊群咩咩的呼唤声。那棵古老的金钱柳,就是陈庆华家的,长在罗汉肚脚下,海拔五六百米吧。陈庆华对那里更加熟悉,他带着我们往罗汉肚上慢慢攀缘。山上荆棘丛生,藤萝纠结,蛛网如幔,旱蝗乱窜。小溪边杂花似锦,绿草如茵,魔芋、蛇芋、野樱桃、野山杏、响蓬子花和许多不知名的野花,争相怒放,使我们在披荆斩棘之中,也享受到一次融融春光地沐浴。

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攀缘,我们像猿猴一样手脚并用,终于爬到了我梦寐以求的金钱柳前。这是两棵同根连理的古柳,有林业专家考证后,说它有300多岁了。三人难以合抱的主干上,两棵兄弟树并肩而立,生长在罗汉肚下的次原始森林边缘,树下是百丈悬崖。它的周边还有几棵小一点的“弟弟”,挺拔高大,生机勃勃。这里人迹罕至,山势险峻,得以保护了这些古老的生命。我依偎着古老的金钱柳,感悟着生命的坚强,敬畏着生命的伟大。

相传,很久以前,罗汉肚下有金、钱两家,金家很穷很穷,钱家是很富很富的财主。金家的小伙给钱家扛活,小伙子生得帅气强壮,为人憨厚善良,吃苦耐劳。钱家有个千金,出落得如花似玉,温柔贤淑。本就封闭的大山里,这两个正值青春年华的生命,毫无悬念地碰撞出爱情的火花,而且一发不可收拾。门不当户不对的这对冤家,注定不会有浪漫的结局。老财主打死也不允许姑娘嫁给一个自家的长工,热恋中的小姐,悄悄地拿了几串铜钱,挂在脖子上,拽着小伙跑进了后山。财主派人搜山、喊山,想让女儿回心转意。可是,姑娘躲进了罗汉肚下的老林里,誓死不回。恼羞成怒的财主,觉得女儿伤风败俗,丢尽他家颜面,有辱祖宗,遂命家丁放一把大火,把山林点燃,想逼女儿出山。这对恋人紧紧地抱在一起,同归于尽,殉情而亡。一场春雨过后,两人殉情之地长出两株连理柳树,姑娘脖子上挂着的几串铜钱,幻化成串串果实,钱家姑娘金家汉变成的树,被乡亲们叫作“金钱柳”。

正沉浸在大自然神奇氛围之中的我,突然听到随行的妻子惊呼:“蚂蟥!蚂蟥!”我赶紧近前一看她的脚上,腿上,脖子上,叮吸着五六条旱蚂蟥,有的已经吸饱了鲜血,圆鼓鼓的像个小肉球。啪啪几下把小东西们拍掉,妻子又惊呼起来:“你脖子上也有!”可不是嘛我的身上也趴着七八条蚂蟥!


(五)

罗汉肚下的金钱柳,虽然圆了我的一个梦,但是,丝毫没有淡化我对九华山上与诗仙李白有关的那棵金钱柳的眷恋。日工作的亲戚陆徐这不,机缘来了。2015年8月30日,在青阳工作的亲戚陆徐安,安排我和妻子登上了九华山。安子问我,九年山服大,99座山,99座庙,想看什么。我说,目标就仨:一棵柳、棵松、一尊肉身菩萨。他问为什么,我说,天下名山僧占多,处处名刹差不多。而金钱柳、凤凰松、肉身菩萨不是哪里都有的。

第一次拜谒九华山,内心十分震撼。 满山佛光普照,佛乐幽幽,禅意融融,诗意浓浓,令人肃然起敬,心如止水。面对佛国净士,庄严气象,感到自己不足以为一叶一尘。色色空空之间,谁能解得妙理?

忽然想起,我不能沉浸在这空空之念里,咱还没有修到那个境界,咱得赶紧返回色界,别忘了李白,别忘了金钱柳。在九华街转来绕去,一路打听,先拜谒了李白手植的两棵古银杏,继续寻找金钱柳。各色人等指路不一,我们只好走走停停。有一台阶,每块踏脚石上都刻有两枚大大的铜钱图案,我很纳闷,佛国净土,怎么也搞“步步钱进”!有人指点:金钱柳就在山上。我和妻子慢慢往小天台爬去,大概爬了一千多米吧,再打听,有一好心帅哥说:“金钱柳在山下, 你们多爬了一千多米!”此时正值中午,30多度的气温,闷得我呼吸困难,大汗淋漓如水浇。妻子说,坚持坚持,本来就是朝山来的嘛。我们又缓缓下得山来,当我又看见台阶上的金钱图案时,恍然大悟,这不正是去金钱柳那里的路标嘛!嗨,都怪我悟性太差,居然还打妄语,污佛国“步步钱进”,真是罪孽深重,该死该死!

一悟即开化,心明无歧途。这回,我们顺利穿过大大小小好几座庙宇。它们依山就势,曲里拐弯地连在一起,始知“曲径通幽处,禅房花木深”绝非浪语。在一处禅房的后院,豁然开朗,大大的照壁上镌刻着赵朴初先生手书的《般若波罗蜜多心经》,浓浓的碑意加禅意的法书在赵老的作品中极其罕见。照壁边就是金沙泉,捧饮冷冷的泉水,沁人心脾。金沙泉边,我心仪已久的那棵金钱柳,和我梦中看到的一模一样,连理之柳,比肩而立,在上禅堂边站成一道千年风景。

好风景自然在绝险之处。虽临危履险,饱尝登山之苦,但能如愿以偿地拜谒大别山和九华山两处金钱古树,自得其乐,心中无悔。

重近年来,科学家发现,金钱柳具有强大的医疗保健作用。用金钱柳叶、果制茶,常饮之,可治疗动脉硬化、糖尿病等。目前这种茶叶,在沿海一些地方,已经炒到2000多元一斤。而且,野生资源已不能满足需要,人工种植势在必行。种柳去,带“金钱”的!


2015年8月31日记于九华山下

(朱德奎     1954年6月生,就职于六安市委党校,现任六安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。)


0人打赏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使用高级回帖 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快速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免费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   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  

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,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、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,只要接到合法请求,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。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